• Category Archives 世人觉醒
  • 热点专题 » 世人觉醒
  • 中共前国保队长:我该如何赎罪?

    明慧网报道,近日,美国、加拿大、英国及澳大利亚的法轮功学员将又一批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名单递交给本国政府,要求依法对这些恶人拒发签证、甚至冻结资产。希望所有相关人员引以为戒,立即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任何迫害行为,并记录、举报他人之恶行,为自己和家人争取一个好的未来。很多明白真相后的民众都纷纷做三退给自己和家人留后路。目前的“三退”人数已达到三亿四千多万。
    中共前国保队长:我早不干了 我该如何赎罪
    河北省一位姓李的国保队长接到海外法轮功学员的劝“三退”电话,他说:“我早不干了,我知道共产党很坏,不干一件好事,不说一句真话。天灭它不关我的事,因为我现在下海赚钱了,我赚够钱只想让家人都出国,至于是否天要灭它,都跟我没关系了。”
    法轮功学员李女士说:“你想得福报,脱离共产党就得做‘三退’,你之前还是国保队长,做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你是要赎罪弥补的,就跟欠债要还一样,因为大清算到来时,不管你是现在欠的还是以前欠的都要还的。”
    他问:“那我该如何赎罪呢?”法轮功学员李女士告诉他说:“你给你的以前国保队的同事打电话呀,要他们善待法轮功学员,在自己的范围里能释放他们就释放。你现在对共产党的认识这么清楚,你就告诉他们不要再给共产党卖命了,天灭中共不是空架子,是每个成员组成的,给它卖命就是成员,最后就跟着遭殃了。”听完后,他一点都不含糊地说:“好!听您的!”他自己最后也很爽快地做了“三退”。
    湖北省委党校干部“三退”后连说两遍“非常感谢您!”
    湖北省委党校干部黄女士,开始接到电话时还没等学员往下讲,就恶狠狠地喊:“又是骚扰电话,你烦不烦啊?”听到法轮功学员王女士平静地说:“我打电话过来只是希望你和你的全家人平安吉祥,想跟你说一件为你好的好事。”她大声的说:“那你说吧,快点讲。”她认真地听着法轮功学员给她讲天灾人祸的原因,讲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标准,讲法轮功的真相和“三退”的意义。她听着听着就跟着法轮功学员王女士念起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最后用化名“美缘”退出了党、团、队。连说两遍“:非常感谢您!”还说要跟法轮功学员王女士保持联系,希望能再给她打电话。
    退党热线势不可挡
    退党热线的王女士说现在的民众“三退”是势不可挡,很多大陆民众都主动打来电话做“三退”。
    来自湖南省的贯先生主动打电话到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他直接就说:“共产党就应该彻底消灭,它就是一个无耻,下流的政党,我非常唾弃它。我希望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共产党才是最邪恶的,它就是个大坏蛋。”贯先生非常爽快地做了“三退”,并帮助儿子也退出共青团和少先队。当法轮功学员告诉贯先生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时,他表示非常赞同并说:“我记住了,谢谢您。”
    三名来自广东的学生打电话到退党中心,他们表示不是很了解为什么要“三退”,法轮功学员很耐心地给他们讲了法轮功的真相,并讲到了和他们一样大的香港学生,共产党使用暴力镇压和平请愿的香港市民,现已有多名香港民众死于暴力。当听完学员讲述的事实后,三位学生很震惊:“共产党真够坏啊。”最后,这三位学生都退出了共青团和少先队。
    “全世界到处都有法轮功 我支持你们”
    一对从黑龙江来多伦多旅游的夫妇,在市政府景点遇到了法轮功学员,听完真相后,退出了曾经加入的党、团、队组织,他们非常高兴和感谢。这对夫妇说:“我们到处去旅游,看见那么多炼法轮功的人,我就在想咋怎么多人炼呢?我看国内的打压都是瞎整,你们真的很棒,你们要坚持,我支持你们。”
     
    (转自明慧网)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


  • 植物人开口说“法轮大法好”(图)

    植物人开口说“法轮大法好”

    〖中国大陆来稿〗有一次,我去一位法轮功学员家,他的母亲久病卧床,成了植物人,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当时,我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听见,我就对她说,法轮大法对祛病健身有奇效。
    我讲了我亲身经历的祛病健身的例子,讲为什么要三退(退出中共邪党的党、团、队组织),三退的重大意义,要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告诉她诚念“法轮大法好”,身心受益得福报。
    最后我问她,你听懂了我说的话吗?如果听懂了,就动一动手指。神奇的事情发生了,这位阿姨开口讲话了,她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要退出共青团和少先队。”
    她老伴在旁边一下感动得哭了,说自己照顾她这么长时间了,从来没有听她说过话,简单的话也不会说,“今天一次说了那么多字来,真的是神来了!神来了!”她老伴一个劲的感谢不停,我就说感谢法轮大法师父吧,是师父救了你老伴。他又感谢师父。
    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是一位严重的心脏病患者,心脏主动脉瓣和二级瓣都换上了進口的金属瓣。因为瓣膜是金属的,所以我每天要按时按量的吃一颗抗凝药,一直到死才能停药,医生是这么说的。心脏的疼痛把我折磨的人不象人,鬼不象鬼,生不如死,现在都不太愿意去回首那段痛苦的人生。
    一九九八年十月,我得到宝书《转法轮》,被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所深深的吸引。法轮大法彻底的改变了我,我完全告别了抗凝药,身体越来越健康。修炼二十一年了,无病一身轻,也越来越显得年轻。

    明真相 护身符真能保命

    〖中国大陆来稿〗前几年在讲真相(法轮功在中国大陆被迫害)中,我遇到一位收废品的中年男子,和他唠家常,跟他讲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邪党的党、团、队组织)以及大法的美好。他听的很认真,说他什么也没入过。后来我让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且又给他一个真相护身符,告诉他危难时能保命,一定要随身携带,常念叨。他说我能记住。
    今年的一天,突然看见他又来了。他看见我非常激动的说:“大姐,我要好好谢谢你!”我问为什么,他说:前几年你给我保命的护身符真的保了我的命,我才能平安的回来,还能看到你。我要没有这个护身符,我就被砸死了,我得好好谢谢你。我说你别谢我,谢大法师父,是大法师父保了你的命。
    他说收废品收入低,不如到外地打工挣的多。他就去外地一家盖楼的开发商当小工。有一天他和另外四个小工分配在一楼干活,突然从楼上掉下一个重物,把他们五个人都砸在底下了。其中三人当时就没命了,他当时也被砸的昏死过去,送去医院抢救。另一个人到现在也不知道死活。
    他说他全身多处骨折(头、肩头、胸),说着就把帽子摘下来,头上有一个小碗大的一个坑(碎头骨取出来了),又把衣服脱下给我看,身上很多手术后留下的疤痕。我说这真是来取命的,是大法师父保了你的命,你才有今天。
    他说:“护身符真的管用,我天天戴在身上。你还有吗?”我就又给他一个。他高兴的双手接过去,非常珍惜的放在兜里,说:“感谢你,感谢大法师父!”
    (转自明慧网)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 https://celestiallight.org


  • 香港富二代走上街头“我有楼 但更要自由”

    8月4日,西环反送中集会人潮逼满乍湾公园。(ISAAC LAWRENCE/AFP/Getty Images)

    香港的和平抗争已经进入第八周,走上街头抗争的港人非常多元化,虽然走在前面的多是年轻人或大学生,但是很多有产阶级、白领阶层、公务员等各行各业都有人走上街头。

    BBC讲述了一位自称“富二代”的“有楼有钱”的年轻人的故事,他在经历了犹豫、徬徨之后,毅然走上街头参加和平抗议。

    35岁的阿祥自称“富二代”,他的父亲在大陆经商,家境非常优越,父母供他赴英念书,现在银行机构工作,月入几万港元,他几年前和太太买楼置业,还没有子女。

    阿祥说,自己以前对政治很冷淡,一直不明白为何香港人要走上街头,认为他们或者是为了自身利益,或者因为不会赚钱而抗议。
    然而,一张照片改变了他的看法。2014年9月28日,香港警察向为了争取普选而占领道路的示威者投下催泪弹,随后阿祥在社交网站上看到自己一位朋友头破血流,“那是我第一次为了一场运动而哭,朋友说,为了香港和下一代,一切都值得,原来有些人真的为了钱以外的东西去抗争,我认识到,我曾经无知。”
    2019年6月,香港人开始反抗《逃犯条例》争议爆发,阿祥站在立法会外,亲身体验了人生中首枚催泪弹。
    为了支援抗议者,阿祥展开了他称之为2019年版“黄雀行动”行为,即驾车前往抗议区附近,把示威者安全送回家。“黄雀行动”是1989年北京天安门学生民主运动被镇压后,香港各界营救民运人士的行动代号。
    7月1日示威者闯入立法会大楼,阿祥说,“我看到(冲入立法会)那一幕哭了起来,因为我发现我一直都很懦弱,很安于现状,留在自己的安全区(comfort zone),不敢参与直接抗争,而要让一群比我们更年轻的人去为我们争取民主,我至少要跟他们同行。”
    此后,阿祥多次身穿黑衣和戴上头盔,协助前线示威者,他自己从不向警员投掷杂物,但有时会拆毁栏杆和路牌供其他人用作路障或盾牌。
    他说,有人不理解他的行为,“为何有楼有家室,可以每个月去旅行还不满足,但有楼不代表你未来稳定和自由,不代表你可以快快乐乐生活下去,我会担心下一代的未来,不希望他们将来活在恐惧当中。”
    7月31日,被控参与上周末的反政府示威活动期间的示威者,在香港东区裁判法院提堂出庭。在被起诉的44人中,除了学生外,还有一名国泰航空飞行员、两名健身房老板、一名教师和一名16岁女孩。这表明,参加抗议的人士来自香港的各行各业,不少香港中产阶层居民也参与了示威活动。


  • 美国拒发签证新规使中共迫害者恐慌

    美国严审签证
    美国最近出台的移民政策和法律对中国大陆很多官员,特别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接参与者震慑极大。美国政府移民法律规定,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拒发签证,已发签证者(包括“绿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绝入境,美国国务院官员告知美国法轮功学员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单。二零一九年七月,法轮功学员已递交第一批恶人名单给美国国务院。

    Continue reading  Post ID 28567

  • 法轮功全球反迫害传真相 推动抗暴正义潮(组图)

    2019年7月18日,近二千名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DC举行反迫害20周年大游行。图为法轮大法竖旗队伍。(Mark Zou/大纪元)

    一周以来,法轮功学员在世界各地举行了纪念反迫害20周年的集会、游行和烛光悼念等活动。从亚洲到欧洲,从北美、南美到大洋洲,烈日下,寒风中,在繁华都市的街头,在中共驻外使领馆前,在著名旅游景点,法轮功整齐的队列、醒目的横幅与明亮的色彩溶入城市的天际线;雄壮的鼓声与祥和的音乐传递坚守信念、追寻自由的殊胜。
    人们注视着由不同族裔组成的炼功群体,阅读真相传单和展板,感受这一股清流的震撼:“全球反迫害”,“法轮大法好”,“法办江泽民”,“解体中共 结束迫害”。各国政要和善良民众纷纷谴责中共暴行,向法轮功学员表达支持和敬佩,感谢法轮功守护普世价值。

    法轮功的震撼

    “大法弟子用生命捍卫信仰的壮举,彻底震撼了我,彻底改变了我对于‘信仰’这个词的理解。对中国人而言,守护信仰远远不只是日常的供奉,更要求信仰者勇于承受中国(中共)政府施加的极端残酷的迫害。”
    7月20日,在大温哥华地区法轮功学员反迫害20周年集会上,大陆律师祝圣武做了题为“向法轮大法弟子学习”的发言。他说:“2017年5月,我开始为大法弟子辩护。为大法服务的时间非常短,但大法弟子对我的思想影响非常深远……20年持续不断的残酷迫害过去了,法轮大法不但没有被灭绝,反而传遍了整个地球。这是人类文明史上的又一个奇迹。我要大声地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让我明白怎样才算是一个有骨气的中国人!”
    在韩国首尔,大陆游客金明敏(化名)看到法轮功学员7‧20反迫害大游行时,惊讶地说:“在中国,把法轮功妖魔化,今天,看到他们游行队伍里的人平和而且面善,堂堂正正在韩国繁华街道游行,警察还帮着开道,那一定是好的,不然韩国怎么会支持呢?。”
    还有几位穿着韩服的中国人,大声念着横幅上的字:“法轮大法好!”他们还兴奋地议论:德国、澳洲、新加坡、加拿大、台湾,到哪个国家都能看到法轮功,法轮功真了不起!
    在旧金山湾区,刚刚从中国大陆到美国旅游的马女士主动坐地铁到达市政厅广场,加入法轮功的游行队伍。她说:“我要给法轮功一个证明。因为在中国大陆,中共在歪曲污蔑法轮功。我要让人们知道:法轮功是好的,是修‘真、善、忍’的,会让人生活得越来越好,这是很重要的。”
    在多伦多,法轮功学员的大游行引起民众热烈反响,来自山东青岛的杜女士说,“来到加拿大后,我感到了自由,在中国大陆,我觉得很压抑。他们(中共)就是怕,怕修炼法轮功的学员太多。其实我知道法轮功学员只是炼功做好人而已。至于这样对他们吗?!”

    7月20日,加东地区法轮功学员举行盛大游行,纪念反迫害20周年,图为学员手拿横幅“世界需要真、善、忍”。(艾文/大纪元)

    澳洲知名民运领袖高健表示,“法轮功学员为了讲真相,为了‘真、善、忍’,写出了《九评共产党》这样有深度的文章。”“今天,法轮功学员遍布全球各地,是世界各地的正能量。”“帮助被打压的信仰团体,就是帮助自己。愿‘真、善、忍’与我们同在。”
    《天安门时报》主编阮杰在澳洲墨尔本7‧20反迫害集会上说,“20年来,法轮功学员们坚持不懈地为信仰自由、为停止迫害进行抗争。而他们的抗争不仅仅是为了他们,而是为你,为我,为所有的人。”“非常幸运,由于这些年法轮功(学员)不断的抗争,揭露中国人权状况,西方社会慢慢明白了中共的邪恶和对西方民主社会的破坏与渗透。”
    在台北法轮功反迫害20周年记者会暨烛光悼念会上,华人民主书院董事长曾建元说:“法轮功感动人的力量,并非枪炮弹药可及,而是对于良心、人的善良、美好价值、那种真诚的呼唤,发出感动人的力量,这才是千军万马攻而不破的。”
    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法轮功学员十年如一日坚持在中领馆前讲真相,今年7月20日也不例外。一位当地民众说:“我每天经过这里,你们每天都在,真的敬佩你们的不屈不挠与坚定。”还有人说,“我想祝福你们,我感到你们真的是用心在做一件伟大的事。”

    法轮大法在阿根廷中领馆门口前的横幅和真相看板,成为每天必有的一道风景线。(阿根廷法轮功学员提供)

    7月18日,近2000名美东、美中地区的法轮功学员在华盛顿DC国会前举行“7‧20”反迫害大型集会,二十多位国会参众议员向本次活动发来声援信。美国国会议员、非政府机构和宗教组织及人权团体的代表出席集会并发言,众人表示,法轮功遭受中共迫害“20年太久”,“不应再允许中共罪行持续下去了”。
    “宗教与民主研究院”宗教自由项目主任费斯.麦克唐纳尔(Faith McDonnell)在演讲中说:“中共政府持续对你们施暴,真相就是,这就是它们的‘宗教’,它们的‘宗教’就是权力,是控制;而你们守护真理、正义和坚忍,你们能够站出来反抗不信神的共产党政府。”“非常感谢你们,是因为你们——因为你们坚持真理、坚持讲真相,人们才有足够勇气这样上网抛弃共产主义,而且你们也在帮助那些不属于法轮功群体的人。”
    7月21日,香港反送中大游行和香港法轮佛学会反迫害20周年游行同日举行,数千名香港网民热议法轮功,不少人回帖写道:“法轮功好棒!多谢法轮功”,“法轮功帮我们开路”,“人家真是坚持了二十年,好有毅力”,“法轮功比香港人走得更前20年。”
    香港资深时评家程翔表示,中共曾经想把法轮功从地球上抹掉,但结果恰恰相反,法轮功不仅在国内外持续发展,“而且把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很多骇人听闻的新闻,比如说买卖器官、活摘器官的事情公布全世界。”“我觉得在这个跟中共抗争的过程之中,他们的《九评》,他们的《解体党文化》都能够让国际社会上从根本上认识中共的特点,我觉得功劳是非常大的。”

    2019年7月21日,香港法轮功学员在港岛区举行大型集会和游行活动,呼吁共同制止中共迫害,法办迫害元凶。(李逸/大纪元)

    “真、善、忍”带来希望

    1999年7月20日,法国女士埃莱娜‧唐(Hélène Tong)在加拿大得到了一份介绍法轮功的材料,当即想要学炼。后来埃莱娜得知,中共政权就在这一天开始迫害法轮功。她了解到法轮大法的“真、善、忍”法理和五套功法,决定修炼下去,“我当时马上就感到,我是被救度的。我在本子上写下:法轮大法救了我。我找到了我的路,不会改变。”
    20年后的7月20日,埃莱娜‧唐参加了巴黎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活动,她说:“今天,我很想感谢师父给予了我们那么多,因为法轮大法对我们的帮助非常、非常大。我们也希望能够帮助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早日结束迫害。”
    同一天,加拿大商人布莱恩(Bryan)来到多伦多城市广场,向法轮功学员询问在哪里可以买到《转法轮》。布莱恩在家自学过法轮功的功法,他说:“因为我一直在寻求一种身体和精神相结合的东西,我觉得我找到了。其实我只炼过一次(法轮功),我就感觉身体非常有能量,非常温暖,真的太棒了,我无法形容那种喜悦。我读书更是神奇,会感觉身体很轻。我下载了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在听,我觉得有很多深奥的东西需要我反复听和反复读。”
    20年来,在天南海北,许多人于看似偶然间与法轮功结缘。他们在街头、景点或文化健康节上遇到法轮功学员,得到了真相传单,或是因看到法轮功的游行集会而产生了兴趣,随后上网查找信息,进而走入修炼。然后,他们再把法轮大法的美好传递下去,与更多人分享拥抱新生的喜悦。
    澳大利亚自由党资深党员、前资深治安法官(JP)安德鲁‧布什(Andrew Bush)说,“法轮大法是一种修炼方法,具有深刻的神性和道德感。”
    法轮功倡导“真、善、忍”,教导学员先他后我,无私无我。这种古老的东方功法还揭示了生命的真谛和宇宙的奥秘,指引回归传统、返本归真的大道。
    美国华裔律师叶宁先生说,现在上亿的法轮大法学员是在拯救中华民族,拯救堕落、麻木的人类社会。法轮大法的存在和洪传,使得“全人类有了得救的盼头和指望”。

    7月19日,法轮功学员们在维也纳斯蒂芬大教堂(Stephansplatz)前的广场上举行了烛光守夜活动。(明慧网)

    正义潮起

    2019年7月17日,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在白宫会见了17个国家的27位宗教迫害幸存者,对他们说:“我很荣幸能跟你们在一起,我将永远与你们并肩站在一起。”川普总统与法轮功学员张玉华握手,倾听了她关于受迫害遭遇的简短陈述。
    7月18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和国务卿蓬佩奥出席第二届推进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两人在发言中谴责中共对宗教团体的迫害。彭斯说:“美国人民永远坚定地与有信仰的中国人民站在一起。”
    蓬佩奥指出,“中国共产党不仅控制中国人的生命,还要控制他们的思想,中共官员还阻止其它国家来参加这个会议。”“在座的都知道,中国有信仰的人需要我们的支持。”
    7月20日,德国外交部负责人权政策和人道主义援助的专员考夫勒女士(Dr. Baerbel Kofler)在德国外交部网站上发表新闻公告,代表德国政府公开谴责中共当局对法轮功的迫害。
    新闻公告里写道:“二十年来,中共政府极为残酷地对待精神领域的打坐修炼运动法轮功。法轮功修炼者遭受迫害,未经法律程序就被关押。许多报告显示,修炼者遭到酷刑,甚至在关押期间丧生。”考夫勒女士要求中共当局“按照国际标准和中国法律维护人权,包括法轮功修炼者的人权”,“对多年来不断提出的系统性摘取被关押法轮功修炼者器官的严肃指控,做出表态”。
    水滴石穿,众志成城。海内外法轮功学员不畏强权打压,顶住残酷迫害,以实际行动和真实讯息一点一滴地瓦解谎言,鼓舞良善,破除邪恶。
    今天,面对中共的谎言宣传、暴力威胁以及金钱利诱,越来越多的政府和民众渐渐清醒,意识到共产主义的巨大危害,开始自觉地抵制中共的渗透和侵蚀。正义的力量在汇聚,正信和真相在影响和改变着被负面因素搅扰和控制的世界,开创光明未来。历史将铭记勇气的抗争,亦将珍藏良知的觉醒。#

    截至2019年7月19日,全球已有35个国家、近320万民众向中共最高检、最高法举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反人类罪行,要求法办迫害元凶。(新唐人电视台)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


  • 瑞士政要赞法轮功学员精神:滴水穿石

    瑞士政治家兼作家奥斯卡‧弗赖辛格(Oskar Freysinger)先生希望勇敢的“真、善、忍”守护者不要失去希望。(维基百科)

    在法轮功学员纪念反迫害20周年之际,瑞士政界人士纷纷表态支持,瑞士政治家兼作家奥斯卡‧弗赖辛格(Oskar Freysinger)先生就是其中之一。 Continue reading  Post ID 28567


  • 奔波营救我的校长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丈夫進京为法轮功说句真话被绑架,我早晨正准备上班,被警察骗到派出所后被非法拘留三十一天。
    东北的冬天特别冷,那年更冷。B校长领着村校长还有从吉林赶来的哥哥和弟弟到拘留所接我,原定是拘留十五天,后又加十五天。他们只好返回去,象镜子一样滑的冰雪路,一千多里的行程,,一路的艰辛是用语言无法描述的。
    拘留期满,B校长、村校长和从吉林赶来的哥弟早早的等候在拘留所门卫,快十一点我才被放出来。
    驱车来到本地一家饭店,哥弟想感谢B校长和村校长的全力帮助,在这一个月的奔波中让他们受累了。用餐中,B校长给我剥了一只大虾,双手送到我面前说:“二姐,老弟给你剥一只大虾,我二十八岁当校长,五年了,从来没被人象狗一样撵过来撵过去,看看老弟的眼睛。”说着摘下眼镜,三十三岁的堂堂男子汉委屈的眼泪已经从眼角流下来。
    回吉林的路上弟弟开车,哥哥讲述着这一个月B校长的故事。他不知跑了多少趟教育局说了多少好话、顶住了多大的压力,才保住了我的公职,还不辞辛苦的几次到拘留所看我,被警察象狗一样的撵来撵去。三十天到期不放人,推说明天到期。三十一天他们早早的来接我,等到十点还不见放人。B校长越等越气,,顾不得自己的身份破口大骂。当时在场的警察一愣,质问:“某某某是谁(我的名字)?”“某某某!我二 姐!”B校长毫不畏惧,还故意把“姐”字加重加长(我在家排行老二)。警察不再敢怠慢,马上打电话汇报上级,而那些上级都回家准备过年了。
    因为我被拘留,株连到单位B校长和村校长,他们的年末奖金被扣发了。若干年后,当我又因为发《九评》被人构陷时,市610王姓负责人拍板判我三年,点名就叫我進(监狱)去,我又被绑架到派出所,B校长马上打电话给他在派出所的同学说:“你赶紧给我捞人。”期间的情况我一点不知道,而这位校长从没在我面前提过这些事,多少年后我才知道这其中的故事。
    九九年这位校长在中共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疯狂打压中,他没有恐惧,是他挺起胸膛站在我的前面为我遮风挡雨,我除了感谢还有感动,在中华民族的历史长河中,有多少个这样的男子汉为中华民族筑起了正义之墙,那真是感天地泣鬼神。
    风雨中守候在我身边的校长
    由于并校后遗留的问题,下设村校没有新一年级班主任。本来对并校就意见很大的农村家长会借此机会上访闹到教育局,麻烦事就会落在新任校长身上,新上任的A校长心急如焚。A校长找到我,他是听原来校长的推荐认为我是最佳人选。原来的校长明白真相,对我很了解,也曾几次全力的抵制邪党对我的迫害,她常常对其他同事说某老师(指我)很善良、很正直。
    那天找我谈话,A校长的语气是在恳求,透过他戴的眼镜,我看到他那焦急求助的目光,那情景好象只有我能帮他渡过此关。我马上想到了师父讲过的例子:“这些职工学了你们法轮大法之后,早来晚走,兢兢业业的干活,领导分派什么活儿从来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争了。” 我平静的笑了笑说:“我去。”A校长听到我的话如释重负,一个劲的说:“谢谢大姐!谢谢!”
    当过小学教师的人都知道,新生一年级开始第一个月最累,更何况我到了快退休的年龄,按惯例是要分配清闲的工作或可以找种种借口请假不上班。我乐呵呵的接受,大法师父教育我要做一个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好人。
    接任后,A校长每次乘车去偏远的村校,都要走進教室看看我,关切的告诉我:“千万别累着,累了就歇歇,要注意身体。”我是修大法后才有今天的健康身体。没修炼的时候我患有心脏病、脑神经病、混合痔、乳腺增生、腰脱、眼干舌干等多种疾病,如果没有修大法,我能不能活到今天都是未知数,更谈不上胜任这份工作。
    临时班主任告一段落回到幼儿园,没想到赶上幼儿园评星级标准园、回迁、招新生,工作量是原来的几倍。有的教师看到我那么辛苦心疼的劝我说“请病假”,纷纷替我抱打不平。我照样是乐呵呵的尽职尽责。他们哪里知道师父要求弟子要做到比常人中的模范人物可高的多的好人。备检期间,园长累倒两次,哭了好几次。A校长多次关切的说:“累了就歇歇,评不上没事。”后来标准检查验收,领导知道我们只有两个人时,向我投来赞许的目光并对同事说:“看看我们四、五个人还喊累,看看人家。”
    经评查我们幼儿园达到星级标准,在我快退休时,园长几次说道:“没有某老师就没有幼儿园的今天,再也找不到配合这么好的人了。”几次在园长面前,我一提要走,她就眼含热泪迅速离开我,后来我不再提此事。我们后来分别时流泪、拥抱,再流泪。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上午近七时半,那天是周一,下了一天的雨。我们正在班上准备接小朋友入园,A校长领着一位身材细高、穿着便衣的中年男子,他没出示任何证件,非要让我去派出所一趟,协助调查一件事,我几次拒绝、不去(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他们也是用这样的骗人说词把我找去,最后将我非法拘留三十一天)。僵持了十多分钟后,A校长说:“我陪某老师去,但有一个要求,怎么去的,怎么给送回来。”那名便衣警察答应了。
    到了派出所,在局长的侮辱声中,他们强行在老虎凳上给我戴上了手铐脚镣,拉扯中我的小手指被手铐夹出血。所谓的“原因”是我丈夫与朋友去北京办事,他们窃听了我丈夫的手机通话后,就在本镇紧锣密鼓的上演了一出围捕所谓法轮功上访的联合截访行动的闹剧。
    A校长目睹了局长暴力执法的全过程。在我被非法扣押的六个小时中,A校长始终在派出所守候。下午一时半,派出所用车送我和A校长回校,路上他一个劲的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可想而知他是多么担心,他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我一个弱女子所承受的无辜迫害。在他的面前,警察都下得了手,在无人处那些酷刑会更残酷、更令人发指。因为过了午饭的时间,他打电话告诉食堂负责人给我热饭,并说他请客。那天他吃了很少的饭菜,我明白他完全是为了安慰我才勉强咽下几口饭。他心痛自责,心里很不好受,让我受那么大的委屈伤害。我平时饭量很小,那顿饭我故意多吃点好让他放心。说心里话,我十分感谢他在风雨中的陪伴,在那特殊时期他还能真诚的守候期盼与我共同平安归来。
    当年八月我正式退休,他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一边双手合十,一边说:“某老师,功德圆满!”当我再次表示对他的感谢时,他平静的说你在这个位置上,你也会这么做。临走时我把宝书《转法轮》留给他做纪念,他愉快的接受了。
    事后,我给那位局长写了封劝善信,亲自送到派出所,以一个大姐姐关心小弟弟的口气写的。修炼没有敌人,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他们用善的、正的力量在抵制这场迫害
    尽管中共撒弥天大谎欺骗世人,让人们仇恨法轮功修炼者。但谎言被一个个揭穿,觉醒的世人在用他们善的正的力量抵制这场迫害。
    我被绑架到派出所时,到了中午小警察叫我与他一同吃饭,我说不饿。他眼睛看着我说:走、走、走,去吃饭,不去不行。吃饭时叫我多吃点,还关切的说:要吃饱啊!另一个小警察听到我没事时,跑下来赶紧把他的手机给我,让我给校长打电话报平安。
    当大法弟子被不明真相人报警时,那位小警察在电话里漫不经心的说:没有时间出警。与警察唠嗑,他说:我们对你们还行(言外之意我们都不管你们啦)。警察走访到大法弟子家,要等到下午三点以后,進门还说:你们学完了(学法小组三点结束)。
    遇有特殊情况时,副镇长打电话告诉把家里东西收拾收拾;同事在我有危险时赶紧帮助处理敏感东西。
    大法弟子们在传播着善的种子,这些善的种子正在我们身边悄然绽放,一朵、百朵、千朵万朵在佛光的普照下竞相怒放。

    (转自明慧网)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


  • 明真相后 大陆公检法人员抛弃中共

    墨尔本法轮功学员李银表示,很多大陆公检法人员在明白真相后,选择了抛弃中共。(李银提供)

    20年的光阴,可以让一个呱呱坠地的婴儿长成风华正茂的青年;20年的积淀,可以让一坛新醅变成浸润着岁月味道的陈酿;在人们忙于追求一生幸福的时候,法轮功学员则在日复一日地向人们播撒善的种子,整整20年。
    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发动了对信仰“真、善、忍” 的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难以计数的幸福家庭支离破碎、善良的好人遭受酷刑折磨。面对一场令人发指的迫害,居住在澳洲墨尔本的法轮功学员通过各种方式反迫害,呼唤正义与良知。其中两位向大陆民众拨打电话讲真相的义工表示,现在很多大陆公检法人员在明白真相后,选择抛弃中共。

    “我想三退,找不到人,没想到今天你给我打来了”

    “有人曾问我:‘你口才也不行,普通话也不好,你怎么能帮这么多人退党、退团、退队(三退)呢?’其实,我就是本着为别人好的心,就是希望人们能了解法轮功是什么,认清中共真面目,过后不要受牵连。所以很多人听我讲完,不仅三退了,还一直感谢我。”三退义工李银说完,自己也笑了。
    “有一次接电话的是河北省的一个年轻小伙子,一开始我不知道他是公安局的。他知道我是法轮功学员以后就很凶,问我:你知道我是谁吗?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干这事?”
    “他说的都是听信了中共造谣宣传的那些话,我就对他说,你知道吗?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只有中国大陆在迫害。如果5月13日法轮大法日的时候你能去美国看看,一万多名法轮功学员在纽约中央大街游行,每年都是这样,那场面真是太壮观了!你要看了,你就不这样认识了。因为你在中国大陆,看到的都是电视上的宣传。”
    “听我这样一讲,他就说,那你给我说说法轮功是怎么回事? 我告诉他,法轮功是好的,天安门自焚是造假。你想想,一分半钟,在天安门广场出来20多个拿着灭火器的警察,那警察能背着灭火器巡逻吗?”
    “还有那个小女孩刘思颖,气管切开手术后一个星期就能唱歌。你可以问问医生,这种情况一个月都发不出声音的……。”
    “我讲给他这些天安门自焚中的种种疑点漏洞后,他明白了真相,高兴地做了三退,并表示想了解更多。”
    电话打得多了,李银也慢慢感受到,越来越多的大陆民众认清了中共的邪恶面目,都想三退保平安,只是苦于找不到途径。
    “2018年12月的一天,晚上我打电话时,接电话的是一对年轻夫妇。那位先生告诉我说:十年前就有人想让我做三退,我就不退,可后来我想三退了,却找不到人了,没想到今天你给我打来了。”
    “他非常认真地听我讲真相,然后就做了三退。”

    明真相 公检法人员抛弃中共

    “在我打电话过程中,有很多人接到电话就破口大骂,这个我们都习惯了,”李银平静地说。
    “记得有一次,一个人接听电话后就开始骂,我说什么他根本就不听,就是不停地骂。”
    “他说,我骂你,我还打死你呢!”
    “但在这过程中,我一直用平和的心态告诉他真相,也不生气。最后那个人看怎么骂我也没用,就感叹道:‘我真服了你了,谢谢你了!”
    2017年5月22日,河北省任丘市华北油田的法轮功学员庐占平,遭到警察第12次非法绑架。当李银在6月知道这个消息后,就开始给监狱打电话。她还听说,狱警对卢占平动用了酷刑。
    “当时一个接听的狱警态度很凶的,他说,我就是听从上面的命令,上面要我怎么干,我就怎么干!”
    “我问他,你知不知道这样是害你自己啊?过去老人讲,善恶是有报的,你迫害好人,这样对你自己和家人都不好。”
    “你看看迫害法轮功遭报应的实例,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他们当年都是呼风唤雨,现在都成了阶下囚。那看上去是权力争斗的结果,实际上就是善恶有报。然后我又给他分析了天安门自焚伪案,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我还讲到文化大革命,告诉他中共就是卸磨杀驴,文革结束时,在全国军管干部中有17人、警察793人,共810人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中共把罪行都推到那些人身上。”
    “你现在这样积极迫害法轮功,中共连一条具体的法律都没有,但具体做事的是你。到清算中共罪行的那一天,你是不是要倒霉啊?”
    “我当时和他讲了二三十分钟,最后他口气也软下去了,说: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我不会去迫害她(庐占平)了,不对她用酷刑了。”
    最后,我告诉他:“善待法轮功学员就是善待你们自己。”

    一通电话通常要打7、8次

    专门给公检法人员打真相电话的义工王女士说:“有些电话我是打了7、8次之后,对方才开始听我讲。”
    “有一次,我打给一个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的副主任,我打到他家里,一开始接电话的是他妻子,他接过电话一听是法轮功学员,骂了几句就挂断了。”
    “然后我又给他打过去,他接起来又开始骂,而且越骂越厉害,一直到我打给他第四通的时候他还在骂。打到第五通电话的时候我对他说:刚才接电话的是你的妻子吧?你不想一想,如果你出问题了,你的妻子,你的孩子怎么办?你想一想,谁能像我门这样对你,一次又一次地给你打电话?我们用自己的时间、自己的钱、自己的精力,我们是为了谁?只有法轮功学员才能这样慈悲地对你讲。”
    “听到这,他的口气一下子就变了,他说:好吧,我听你说。”“我就开始告诉他真相,他一直听我讲完,还将追查国际(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电话和传真全部都记了下来,便于日后联络。”
    “还有一次,我将电话打到了云南一个政法委书记那里。我一直给他打,每次他接起电话聼个1、2分钟或者十几秒就挂断,但我就是坚持不懈地打,每次接起来我都抓紧时间讲几句,包括三退等真相。”
    “一直打到第八通的时候,他才开始静静地听,听了6、7分钟,才挂掉电话;然后我又打,这次他又听了3、4分钟。”
    “最后他都听明白了,说了一句:‘我那个手续,你帮我办了吧。’我就帮他做了三退。”
    自2004年11月《九评共产党》发布、揭露中共邪恶残暴的真相后,同年12月3日退党运动在全球范围内展开。15年来,退党人数增长越来越快,平均每天有8万—10万中国人自愿退出中共党、团、队,截至7月3日,总计三退人数达3亿36,284,753人次。退党运动被誉为“当代中国最深刻的精神觉醒运动”。#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