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积功德 儿子延寿(图)

(图片来自大纪元网)

某个人生活的好,不仅仅与自己有关,还与自己的家族或亲人有关。“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说法虽不是那么准确,但也有一定的道理。
据《阅微草堂笔记》记载,有个叫陈四的农夫,夏夜在草棚里守瓜。他远远望见柳树下有几个人影,疑心是偷瓜贼,便假装睡着听着。一个人说:“不知陈四睡了没有?”另一个人说:“陈四用不了几天,便和我们在一起了,怕他什么?昨天我去土神祠值班,看见城隍的公文了。”又一个人说:“你不知道吗?陈四延寿了。”大家问怎么回事,这人说:“某家丢了二千文钱,婢女挨了几百鞭子也不承认是她偷的。”婢女的父亲很生气,说:“生了这样的女儿,不如没有。如果是她偷的,非勒死她不可。”婢女说:“我承认也是死,不承认也是死。”大哭起来。
陈四的母亲同情她,偷偷把衣服当了,换来二千文钱,还给主人说:“我这老婆子糊涂,一时见利偷了钱,以为主人钱多,未必能马上发觉。不料牵连了这个婢女,心中实在不安。钱还未用,我冒死自首,以免结下来生的冤恨。我也没脸住在这儿了,从此将到别的地方去。”婢女于是得救。
土神称赞她不顾自己的名声而救人,报告给城隍,城隍报告给东岳。东岳查阅名册,发现这老妇该晚年丧子,冻饿而死。因有这个功德,判陈四借来生的寿命,以使他在今生抚养母亲。你昨天值完班走了,不知道。
陈四心中正愤恨母亲因偷钱被赶走,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后来过了九年,母亲去逝。葬事结束后,陈四也无疾而终。
原文:农夫陈四,夏夜在团焦守瓜田,遥见老柳树下隐隐有数人影,疑盗瓜者,假寐听之。中一人曰:不知陈四已睡未?又一人曰:陈四不过数日,即来从我辈游,何畏之有。昨上直土神祠,见城隍牒矣。又一人曰:君不知耶?陈四延寿矣。众问何故,曰:某家失钱二千文,其婢鞭数百,未承。婢之父亦愤曰:生女如是,不如无。倘果盗,吾必缢杀之。婢曰:是不承死,承亦死也。呼天泣,陈四之母怜之,阴典衣得钱二千,捧还主人曰:老妇昏愦,一时见利,取此钱,意谓主人积钱多,未必遽算出,不料累此婢,心实惶愧。钱尚未用,谨冒死自首,免结来世冤。老妇亦无颜居此,请从此辞。婢因得免,土神嘉其不辞自污以救人,达城隍。城隍达东岳,东岳检籍,此妇当老而丧子,冻饿死。以是功德,判陈四借来生之寿,于今生俾养其母。尔昨下直,未知也。陈四方窃愤母以盗钱见逐,至是乃释然。后九年母死,葬事毕,无疾而逝。
 
(转自大纪元)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