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怪党的音乐有毒性 教育界书记校长“醉眼迷离”野兽多不胜数(组图)

李思敏
广西科大李思敏校长都是有“酒局”只是没“酒风”;“开喝”一般都会“喝高了”,似乎8个春秋,都在“觥筹交错”中“醉眼迷离”(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天窗传媒2023年12月2日讯】三年动态清零,重创中共经济。在无数举措提振经济中“堤外损失堤内补”不失为一法。因此在医疗教育领域收刮官员贪腐钱财,成果丰厚,党媒不忘吹嘘辉煌战果,日前广西科大校长李思敏醉眼迷离笑翻网络,网友以官场“各种野兽多不胜数”高度评价。

中共总是喜欢在纪检杂志上公布在党的教育与帮规约束中,各种官员丑态,掩盖其独裁政权的处置官员的真实动机,但帮规手法总令人忍俊不禁。如披露校长李思敏的案情细节,与该校长“工学博士”头衔严重不符,若真低劣,蹿升广西科技大学校长职位几无可能。完全是“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的套路。

不过,文章还是显露端倪,那就是这位校长对西方教育的如何与怎样,都十分看重,这恐怕是其被查的原因。至于很多人都开始“躺平”了,李思敏还是在校长宝座上坐了了多达8年时间,就难以理解。

关键是在8年期内,校长都是有“酒局”只是没“酒风”;“开喝”一般都会“喝高了”,似乎8个春秋,都在“觥筹交错”中“醉眼迷离”,好在文章很少见的,没有提及该校长乱性丑闻。

醉眼迷离的最后结果,是李思敏因收受巨额财物而被判处11年有期徒刑,但获得的附赠帽子更多,包括“丧失理想信念”、官商勾结,大肆敛财;滥用职权,逾规越矩等等。

最好笑的是,本来这种小贪不足挂齿,网民懒得点击,但偏偏文章的标题卖了个关子,“酒桌上开喝后”——人们感兴趣的是“开喝”。

让人要三思的是,李校长所在地区广西的一位网友留言说:其实这个李校长官声口碑很好的,也干成了很多大事,做了很多实事,只是不懂新闻怎么写得这样一无是处?

教育官员
从幼儿园到小学中学大学,官员腐败是常态,教育主管部门也不例外,只不过抓谁不抓谁,看纪委安排(图片来源:今涛拍暗合成)

如果我要回复这位网友我就会说,广西在完成反腐指标,还有一个可能是,给上边的领导送钱送少了的原因,就像一位陕西网友所说:这种事情太多了!就看报不报了!西安邮电学院刘小刘教授,陕师大李乃英教授。退休后利用关系,在外面以办学校为名骗取学生家长钱财!谁管了?给学校纪检委打电话说已经退休,报公安说是民事纠纷走法院。谁管了!

“这就是所谓的酒桌文化为啥在中国做生意需要会喝酒底层生意人还要拿命喝”,网友这话也有道理,无神论者就是没底线,不喝酒办不了事情,但酒后的问题,那就看关系了。所以,一位四川网友在评论区举报:我们这里有一个初中学校的校长,经常喝得醉醺醺的,一个夏天晚上喝醉后竟然强行到女生宿舍检查工作,吓得女孩们怪叫。之后被一位正直的人举报到教育局,教育局“经调查后”回复:查无实据,不了了之。

中共邪恶基因下,进入体制中,发了毒誓,也不准有信仰,于是官员头上流脓,脚下生疮坏透了情况很容易发生。而实际上,从古到今,社会最烂的时候,也不过是五毒十恶,但目前中共官员差不多都“六毒俱全”,烟、酒、嫖、赌、吸毒、打架,这还不只是六恶习,而是进入地狱起码资质。

校长
四川音乐学院原党委书记柴永柏与87名音乐教育工作者有关系,难怪党的音乐有毒性(图片来源:今涛拍暗合成)

单说中共官员的嫖,写尽了中共官场的寡廉鲜耻,而教育领域的官员,在“靡靡之音”中,不断刷新无耻吉尼斯纪录。今年5月,媒体再次起底四川音乐学院原党委书记柴永柏,此人也不过是收受索取贿赂914万元,当年媒体披露其并长期占有3名女性,暗地里的三姨太与院长通奸时才22岁。今年在此隆重推荐该院长,称检方在川音二层小洋楼搜查发现,小洋楼内有大量女性性感内衣,而且不同的房间归属不同的情人,有着完全不同风格的衣物。也就是说,以川音小红楼为主要据点,“与柴永柏有牵连的女性高达87人,年纪大都在30岁左右”……要知道,音乐的圣坛上,哪容得鬼哭狼嚎?

腐败也就罢了,最恶毒的竟然有小学校长自2010年至2019年6月,奸淫猥亵了22名小学女生,而习近平的辉煌成就却不曾提及此事,该校长虽然被注射死刑了,但中共的罪恶铭刻在历史的档案中。

所以,习近平的反腐是越反越腐,从严治党成为一句安慰癌症病人的谎言。

实际上,中共一直在为期教育腐败寻找更甚者,在故纸堆中刨根明代的教育腐败,说“有钱就能进”的故事,这相当于文革批林批孔,将孔夫子“束脩”说成是孔老二收刮穷学生的十条腊肉。

还有,国子监倒卖文凭等说法更是可笑。反过来,中共教育系统的腐败,被党媒称做“象牙塔”反腐。从2022年中管、省管高校官员23人出事,到2023年早已超过该数据。而普通的小学校长贪腐,创造的史无前例让人不敢相信。

校长
钟海燕,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国名校长,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奖牌奖杯摆满一屋子……,如何能够贪污2.2个亿(图片来源:今涛拍暗合成)

本来,中共的教育部门就被认为是清水衙门。谁知道,校长们就连赞助和捐款也敢贪污,学生餐费补考费也绝不放过。有个小学校长叫钟海燕,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国名校长,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奖牌奖杯摆满一屋子……,如何能够贪污2.2个亿,如何在其家中搜出家中4000万的现金,她在英国留学的女儿又是如何享受这些脏钱的?没关系,天知道!

从目前中共抓获的曾经优秀的教育工作者,遍布所有学校,从警校到师范校,从音乐院校到医学理工财经学校,更不要说职业院校。而教育主管部门也少不了腐败官员。

不得不说,“学为人师,行为世范”也好,学高(德高)为师,身正为范”也罢,对中共教育而言,都只是在垃圾堆上裱出的装潢。教育领域的官员监管着1880万专人教师,施行党化教育,以进化论无神论“教育奴化学生”为“天职”,已经毁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就像我在前面文章中所说,这样的学生对社会的危害,也同时令中共治下的社会乱象层出不穷,维稳经费不断增加,因此,今年8月20日,中央纪委紧急发文,宣称要“清理门户”,来一场黑帮打黑帮的从幼儿园到高校、教育局,教育体系反腐全面深化。

于是我们就看到了一大堆名录(见下图)

名单
学校烂了,体制崩溃就快了(图片来源:合成图片)

关键是,这些人都不但受过良好的教育,而且有的还是博导,硕导,怎么在中共体制内就都变成了不拿刀的强盗?党媒还有脸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腐烂了,民族希望就没有了。”

( 转自看中国http://kzg.io/gb4PK4)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