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意大利已正式退出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图)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十年前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十年前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天窗传媒2023年12月6日讯】12月6日消息,一位意大利政府消息人士向媒体证实,意大利已正式退出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十年前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产生了很多例如债务方面的争议,该计划也陷入烂尾困境。

政府消息人士:意大利已正式退出“一带一路”

12月6日,意大利政府的一位消息人士表示,意大利已正式退出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四年前,意大利曾是七国集团(G7)中唯一签署该倡议合作谅解备忘录的国家。除非意大利在今年年底前选择退出,否则该协议将于2024年3月自动续期。意大利《晚邮报》12月6日最先报道了这一消息。

据意大利《晚邮报》报道,意大利政府将这一预计已久的决定于3天前通报北京,但双方均未发表任何官方声明。

一位意大利政府消息人士向法新社证实,意大利确实已经退出“一带一路”,但没有透露细节,只是说其方式是为了“保持政治对话渠道的畅通”。

意大利总理梅洛尼(Giorgia Meloni)去年上台前曾表示,先前政府决定在2019年加入“一带一路”是一个“严重错误”。批评者指责该1万亿美元的投资计划是旨在收买政治影响力的掠夺性“特洛伊木马”。

意大利外交部长塔亚尼(Antonio Tajani)今年9月份表示,意大利在加入“一带一路”倡议后“并没有产生我们所希望的结果”。

意大利方面一直小心翼翼,生怕激怒北京当局,冒着意大利公司遭到报复的风险。梅洛尼当月在印度新德里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对媒体说,如果意大利退出该倡议,“将不会损害与中国的关系”。

北京夸耀一带一路的“成就”

北京夸耀已有10年历史的“一带一路”倡议,称其是经济发展的替代模式,并且发布了一份政府报告,报告赞扬该计划,但同时粉饰了有关该项目使贫穷国家背负过多债务的批评。

10月10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共建“一带一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大实践》白皮书。官方媒体称,“全方位呈现十年来共建一带一路取得的成果”。

据白皮书数据,2013-2022年中国与共建国家进出口总额累计19.1万亿美元,年均增长6.4%,高于同期全球贸易增速;与共建国家双向投资累计超过3800亿美元,其中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超过2400亿美元。

中国外交部国际经济司司长李克新在北京的新闻发布会上对记者们说,“十年来,共建‘一带一路’成果丰硕,朋友圈越来越大,充分证明‘一带一路’不搞封闭狭隘的小圈子,超越了地缘博弈的旧思维,开创了国际合作的新范式”。

自启动以来,“一带一路”倡议一直支持主要由中国建筑公司开展的项目,这些项目的资金来自中国开发银行的贷款。

波士顿大学(Boston University)全球发展政策中心10月9日发布的一项研究表明,到2021年,“一带一路”倡议已向发展中国家政府提供了超过3300亿美元的贷款,在某些年份的贷款额超过了世界银行。但是,许多中国贷款的接受者现在正在为其整体债务而苦苦挣扎。

近年来,中国的发展贷款大幅下滑,部分原因是中国从多个国家的债务危机中吸取了教训,也因为随着本国经济放缓,中国可以放贷的资金减少。

强弩之末 十年来的五大争议

在2013年9月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进行国事访问,并在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演讲时称,“让我们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

随后有更多的信息被官方发布出来,在2017年,官方正式命名为“一带一路 ”倡议(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一带一路”被外界视为是习近平外交战略的核心组成部分,寻求借此推升实力和地位,在全球事务中发挥更大的领导作用。

但十年过去了,“一带一路”这个大型基础建设计划近年风光不再,且饱受贪腐、债务陷阱、高利贷和劳工剥削等争议。

美国之音此前从其“五通”目标,即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资金融通、贸易畅通和民心相通,整理出五大争议:

争议一:政策沟通下的贪腐问题。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全球中国中心位于日本的非常驻研究员邱芷恩(Niva Yau)表示,若以三大争议项目来论断,即中亚哈萨克边境的霍尔果斯(Khorgos)陆路口岸、斯里兰卡的汉班托塔港(Hambantota)及马来西亚尚待完工的东海岸铁路,“一带一路”堪称败笔,因为“这三大工程的共通点就是贪腐太严重。”

邱芷恩说:“我认为,这些项目凸显了一带一路的最大败笔,那就是大量的贪腐问题,这背后肇因是中国只和当地精英阶层打交道的作法。”

争议二:设施联通下的重利导向。美国维吉尼亚州的威廉玛丽学院研究实验室AidData的高级科学家阿玛尔·马利克(Ammar A Malik)指出,“一带一路”规模庞大,在这种利益导向的开发思维下,反让地主国深陷原本就面临的发展瓶颈,如贪腐、落后的环境法规和劳工权益保护等问题,而无法提升。

争议三:资金融通下的债务陷阱。中国对非洲国家的借贷鲜少是无偿金援助或无息贷款,中国商业银行的贷款利率可能高达7%-10%。这样的高息贷款,让“一带一路”长年饱受各国批评,指控中国是到穷国放高利贷。“一带一路”的另一争议是,过度借贷让签约国深陷“隐藏性债务陷阱”,最后必须出让港口或矿产股权等资产来抵债。

争议四:贸易畅通下的中国产品倾销。意大利国防部长圭多·克罗塞托(Guido Crosetto)在7月底批评,加入“一带一路”是个“即兴和糟透的”决定。他在接受美媒CNN专访时说,3年来,中国对意大利出口成倍增,但意大利对中国“只卖出一批橘子”而已。相较法国,没加入“一带一路”,却能对中国卖出价值数百亿美元的飞机。

争议五:民心相通下的劳工剥削。据位于美国纽约的非政府组织“中国劳工观察”2022年底发布的调查发现,连大量远赴其它国家参与“一带一路”项目的中国工人抱怨,曾遭受招聘欺骗、扣押工资、暴力对待、或于防疫期间遭人身自由限制、被退伍军人联合当地警察监视等侵权苛待。

在东南亚地区,上述问题也同样存在。

9月25日,尼泊尔总理普什帕·卡迈勒·达哈尔在北京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强举行会晤,双方没有讨论或宣布任何关于“一带一路”倡议的新协议。尼泊尔在六年前决定参加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但是时至今日相关项目一直进展缓慢。

尽管两国领导人都表达了他们对尼泊尔“一带一路”计划美好未来的期望,但现实却是严峻的。观察人士指出,习近平的这一梦想在尼泊尔已经遭遇了严重失败。尼泊尔方面明确表示,由于尼泊尔自身的压力和严峻的经济状况,它无法承担高利率的贷款。

( 转自看中国http://kzg.io/gb4POn)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 https://celestiallight.org 

大陆免翻网址:https://x.co/v7777 或 https://x.co/v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