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大观园】被误解千年的高僧:禅宗北派神秀

一千三百年前的一天,大唐盛世,在湖北黄梅东山寺上演的一幕,当时在场的人或许都没想到,直到千年以后仍被人津津乐道,这是禅宗六祖慧能以一首小诗赢得禅宗达摩衣钵的一天,在世人心目中,慧能那天非常耀眼。

然而我们今天要讲的,却是那位似乎被慧能的光芒所遮盖人物——神秀。然而,他真的是一个暗淡逊色、甚至被很多人所认为的嫉贤妒能的人吗?

让我们先把时光倒回到那个历史的瞬间:

这一天,在东山寺,禅宗五祖弘忍法师召集众弟子,要大家各做一个偈子,测试大家对佛法理解的深浅,以选择继承禅宗衣钵的人。大家一听,就等着最有威望的大师兄神秀的大作了。

神秀的偈子很快就写好了: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

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

天亮后,五祖发现此诗,点头赞许,对众弟子说:“按照这个偈子来修,可以避免堕入恶道,将会有很大的收获!”众人大声诵念,赞不绝口!

这时一个小沙弥,唱着神秀作的那首偈子,从后院经过,恰巧被正在舂米的居士慧能听见了,就请沙弥带着他去看。

可是慧能并不认字,正巧,一人前来礼佛,正在读偈,慧能请他帮忙也写了一首: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大意是说:尘世的一切都如幻泡影,只要身心空寂,心中无物,就不会招惹是非麻烦。这首偈子把禅学佛理漫长的修行过程,升华为一念顿悟,觉悟到人的本心本性是清净无染的。

这个故事观众朋友们可能已经听过了,还没听过的,请看我们以前的视频,慧能祖师。

后面的事呢,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家看了觉得这两个偈子都很好,最后决定还是等弘忍大师来评价吧。谁知当大师来到,看过慧能的偈子,立即脱下鞋子,用鞋底将慧能的偈子擦去了,要大家坚持按照神秀的偈子来修持,不可胡思乱想。

但弘忍法师当晚约见慧能,为他讲解《金刚经》,并将祖传衣钵拿出传给了慧能,告诉他火速渡江南下,藏身隐形,待时机成熟,再拿出衣钵,在南方弘传佛法。

众僧纷纷为神秀鸣不平,这衣钵本应是神秀上座的,这小南蛮子,才来几天,凭什么得到祖师的衣钵?我们得追回来,把它交还神秀上座!

大家觉得神秀将会怎么想呢?

那我们还得先来看一看神秀是怎么样一个人。

神秀其人

神秀(606年—706年),俗姓李,人如其名,他身高八尺,眉清目秀,丰神俊逸,仪表堂堂,气度不凡。

神秀来到东山寺,认禅宗五祖弘忍法师为师的时候已经五十岁了。

隋末乱世中,神秀出生于洛阳尉氏,与他的成长相伴随的,是百姓在战乱中流离失所,生灵涂炭的悲惨画面。

神秀是少年英才,照今天的话讲,那是妥妥的一枚德才兼备的学霸啊。他心怀悲悯,从小就大量阅读佛儒道各家经典,为的是找到人生的意义,和真正能够救民于水火的方法,最终,他认定普度众生的佛法是这一切的答案。

神秀十三岁的时候,在洛阳天宫寺出家,后来四处云游,访师问学。多次被不同寺庙的方丈视为接班人,但他还是离开了,因为觉得没有找到自己真正要追随的师父。

一天,神秀听到一位云游的僧人说:“修行说起来容易,往往是问道者多,悟道者少,知道者多,行道者少;人生在尘世中,能够定下心来,不受尘世影响的又有几个呢?”

神秀觉得很有道理,就向他请教,云游的僧人告诉他说,这是湖北黄梅东山寺禅宗五祖弘忍法师的教诲,大法师不立文字,以心印法,奥妙无穷。

神秀觉得这正是自己要寻找的,于是他不辞劳苦,千里跋涉,终于来到东山寺,见到了正在除草的弘忍法师。

东山寺把每天定时静坐、排除一切杂念、心神恬静自在的“坐禅”当作修行功课,神秀赞叹佩服说:“这才是我真正的师父。”

神秀留了下来向弘忍法师学习,并用打柴挑水的苦修,来磨炼自己。

一天晚上,大家参禅打坐完毕,神秀端了盆水请弘忍法师洗脚。弘忍一脚将水盆踹翻,大声喝道:“无尘无垢,洗得哪门子脚?”

众僧人都吓坏了,不敢吭气,只见神秀不慌不忙地捡起盆子,重新打了一盆水来。恭恭敬敬地对弘忍法师说:“心是无尘无垢的,还请师尊洗脚。”

弘忍法师说:“水是从哪里来的?”

神秀不急不躁地回答说:“是从井里打上来的。”

弘忍法师继续问:“是井里有水,还是盆里有水?”

神秀静静地回答道:“都有水。”

弘忍法师又问:“有什么不同吗?”

神秀平静地回答说:“井里的水和盆里的水大小多少形态不同,但用途是相同的。”

弘忍法师又问:“是井里的水多,还是盆子里的水多?”

神秀还是那么安静,回答道:“如果说水,那是一样多。”

弘忍法师听了神秀的一番回答,高兴得哈哈大笑,点头赞许说:“以后你每天都端水给我洗脚,你可愿意?”

神秀高兴地回答:“弟子愿意。”

众僧人听得云里雾里的,有点找不着北。神秀却知道:这是师父对自己认可了。

神秀勇猛精进,深得弘忍法师的器重,不久就成为东山寺的上座,担任教授师,为众僧释疑解惑,参悟禅机。就这样一晃六年过去了。

神秀的个性和煦敦厚、稳重细腻,善于以宽广角度温柔劝慰开导,也深受众人的敬重。

神秀怎么想?

那么在东山寺众僧都认定神秀会接下衣钵时,师父却传给了这个还没出家,甚至都不认识字的慧能。在这种情况下,神秀会怎么想呢?

其实啊,弘忍大师在擦了慧能偈子的当天就单独问神秀说:“你可知道,为师为何要这么做吗?”

神秀回答:“慧能师弟的偈子很好,我看了也很受启发,不过人的根器不同,不是所有人都适合慧能的偈子,可能会使人产生修佛有捷径可走的妄想,不能定下心来修炼,从而忽略了艰难的修炼过程,反而会误人。”

弘忍大师点头称是,说道:“正是如此啊!你的偈子是渐悟之法,倒是适合众僧的情况,和慧能的顿悟之法形式上有所不同,但主旨却是一致的。”

大师又问神秀如何看待达摩祖师流传的衣钵,神秀说祖师衣钵是传承的信物,而非佛法。

大师听了,不住点头赞许,满意的说道:“东山之法,尽在秀矣。”他告诉神秀说:“你已经体悟到了我东山寺的全部佛法,将来外出弘传佛法,即使不需要衣钵作为信证之物,也已经足以取信于世人了,这我就放心了。”

因此,神秀得知师父把衣钵交给慧能的时候,其实已有心理准备,并深知师父的良苦用心:慧能是根器大悟性高的人,但是还没剃度出家,在世间的修行资历浅,将来出来传法,大家不一定认可,需要凭借达摩祖师的衣钵才可以取信于人。

神秀告诉众僧:“我们应该虚心向慧能学习,而不应该自作主张去夺取衣钵。”

可是东山寺众僧对这衣钵的传承看得简直高于一切,似乎没有衣钵,就没有了佛法,执意要抢回衣钵交给神秀,这下把神秀置于一个非常难堪的境地,好像是他嫉妒慧能,看重衣钵传承,唆使僧众去抢回袈裟。

此时的神秀如同被架在烈火上之,直烤得外焦里嫩。然而,他仍旧每天平静地为弘忍大师打水洗脚,精进修炼,直到弘忍大师在674年去世为止。

神秀这才离开东山寺,来到湖北当阳山的玉泉寺。

当阳山峰峦叠嶂,流水飞瀑、鸟语花香,很多善男信女到玉泉寺敬香,这里正是弘扬佛法的好地方。正如弘忍法师所预见,神秀尽得东山之法,德高望重,无需衣钵加持,在玉泉寺大开禅法二十七年,声名远扬,四海僧俗闻风而至。

直到神秀95岁高龄这一年,又出了一件大事。

(转自希望之声)原文网址為:https://youtu.be/kPQuYXvY8VQ
了解更多,请记下天窗传媒网
海外网址: https://celestiallight.org